不惑之年重新創業 這些小動物讓他重回高中時代

觀點地產網 ?

2019-12-06 16:54

  • 而放眼全國,室內動物園還是個“新物種”,這樣迅捷的步伐殊為不易 。曹波和他的團隊,究竟是怎樣做到的?

    現在的上海虹橋,和很多人都發生著交集。這里是熙來攘往的交通樞紐,日均旅客吞吐量百萬人次;這里是茁壯成長的中央商務區,3000余家企業扎根壯大;這里還是無數人的理想鄉,曹波有關室內動物園的創業夢,就在這里編織。

    年過四十,北京人曹波毅然從熟悉的影院投資領域抽身,清零自己到動物領域創業。創業階段的總部辦公室并不高大上,反而要穿過昏暗的走廊,爬上單獨架設的小樓梯才能到達。但重要的是,后臺辦公室離前臺門店夠近,3分鐘腳程,足矣。

    前臺,是上海龍湖虹橋天街5層的茱莉動物園。作為跨界的首個作品,曹波在任何地方都不遺余力:國外國內,幾經周折引入近百種2000多只動物;動物互動,不會碰到樊籠阻隔,幾乎聞不到異味兒;場景營造,生動還原熱帶雨林、原始森林、水底世界等,讓人目不暇接。

    品質和速度的天平,曹波調到了理想的平衡。茱莉動物園,從靈感閃現到首店開業僅用9個月。去年底至今,虹橋天街店運營不到1年,最高峰值客流達到5000人次,幾次霸占上海大眾點評實時熱搜榜首,更升格為當地科普教育基地。從虹橋天街出發,今年底前,他們在全國開業門店量將達到3家。

    而放眼全國,室內動物園還是個“新物種”,這樣迅捷的步伐殊為不易 。曹波和他的團隊,究竟是怎樣做到的?

    跨界創業重回原點

    曹波也曾經是動物領域的門外漢。但在影院投資行當,他卻稱得上專家。

    他02年入行,做了16年影院投資,經歷中國電影起步、井噴以及震蕩、整合全程,聊起《英雄》、《讓子彈飛》、《戰狼2》等不同時期的電影,更是如數家珍。目送著行業巔峰期走過,他相繼出手了一些影院。

    安穩度日了此一生?這不是曹波想要的人生。他一直企盼著,抓住一個新的商機,再搭上一波上行行情,干到退休。

    2018年3月,曹波和影院投資圈的幾位老友聚會,一位從小喜歡養動物的朋友謝蟬,帶來一個消息:2017年在武漢開業的國內第一家室內動物園嘟嚕嘟嚕,運營的不錯。

    這種業態在韓國、日本盛行十多年,已經成為節假日舉家游玩的好去處。而當時在國內,它還是個新鮮事物,累計開業門店不過3-4家。

    曹波和這幾位老友敏銳察覺,這是個巨大的機會,大家又都喜歡動物,于是果斷決定合伙,跨界創業。

    但隔行如隔山,開業前的三座大山迎面壓來:場地,動物,人!

    室內動物園的場地偏重商場,篩選條件嚴苛,充足客流是基礎,為了讓動物更好生活,還要有動輒上千平米空間,較好的日曬及基礎設施改造條件。謝蟬帶著團隊,踏足了蘇州、石家莊等全國很多城市的商業體,最終龍湖旗下的上海虹橋天街進入了他們視線。

    那個時候,龍湖在全國已經開業26座商場,招商總能敏銳關注到新鮮潮流趨勢,在動物保護領域也小試鋒芒。聯手它基金推出的“愛它總動員”公益活動,正在旗下所有商場啟動,以“善待動物、關愛生命”為出發點,宣傳科學養寵理念,普及流浪動物保護知識。

    于是,雙方一拍即合,龍湖拿出上海虹橋天街帶陽光房、連通屋頂花園的3000多平米鋪位,給茱莉動物園做經營。

    找動物環節,卻不如選場地那樣順利。最早團隊規劃180種5000只動物,名單包括很多保護動物,如猴子,猩猩,金剛鸚鵡,蘇卡達龜,小熊貓等。結果,飼養繁育涉保類動物的證照,批不下來!

    曹波、謝蟬把自己送到了岔路口。原來動物園定位展覽展示為主,如果堅持,保護類動物進不來,展覽效果大打折扣;如果主動調整,做以互動娛樂為基礎的動物樂園,這會造成之前類似籠社、缸體等準備工作,都浪費了。

    再三爭論,他們還是選擇了后者。按照新定位,團隊梳理了挑選動物的新標準:適合互動娛樂、溫順;氣味不大;渠道容易獲得。

    即便如此,每只動物的引進路徑,也很曲折。動物引進是個賣方市場,曹波國內國外渠道雙管齊下。國外動物,曹波團隊要跟進口商預定,然后飛到國外,去現場挑選毛色、身體狀態好的動物,并安排裝箱長途運輸到國內。到了國內,還需在天津隔離1個月,檢疫部門確認無疫情后,才能再用空運發到上海。

    想把動物順利運進商場,曹波團隊還要和天街運營團隊一起熬個大夜。動物園提前提交運送動物報事單,天街運營預留24小時貨梯,在商場閉店甚至晚上1-2點鐘,雙方合作將動物從外運進來,動物才算在這里安下家。

    因為是新興行業,在找人方面,是否有動物相關經驗,并不是硬性標準。李俊慧就是被曹波、謝蟬選中的第一個員工,也是現在的店長。他做傳統零售門店管理出身,且從小喜歡動物,愛看國家地理頻道與動物有關紀錄片,自己還養了兩年龍貓。

    在后續選人過程中,他們有兩個很關心的問題:喜不喜歡動物,有沒有怕的動物。現今在職的30多位員工,養動物的比例約占80%,蜥蜴,蟲子,蟈蟈等,五花八門。

    “你不怕動物,喜歡動物,才能把動物照顧好,這點很重要”。李俊慧說。

    歷經9個月,一切終于準備妥當,茱莉動物園上海虹橋天街店2018年12月正式開業。

    讓動物和人更親近

    不久前發生的一件事,讓李俊慧至今還心有余悸。

    一天,值班員工發現羊駝倒地抽搐吐白沫,駐店獸醫恰好不在。時間就是生命,李俊慧突然想起,虹橋天街地下二層有家寵物店,于是他抱起五六十斤的羊駝,從5層沖下去,當時羊駝已經奄奄一息,旁邊兩個女飼養員急得直掉眼淚。

    寵物店店員判斷,可能是吃東西噎住了,趕緊做了搶救,羊駝真的吐出一塊很長的胡蘿卜。后來監控發現,一名顧客自帶了沒有處理的胡蘿卜偷偷喂養羊駝。

    救過來后,大家一下子松了一口氣。但這同時也提醒了他們,動物養育必須細致入微。

    現在,如果你問曹波,每天面對種類繁多的動物,究竟如何養育?他的結論是——嬌生慣養。但一開始,他根本想不通。

    他曾經抱著疑問請教獸醫,憑啥動物來到我這就變得嬌貴,憑啥兔子要喝純凈水,還不能吃新鮮的草,野外誰管它呀,能喝水坑的水就不錯了。

    后來通過與動物們的“親密接觸”,他才知道,兔子吃草會拉稀,拉稀會讓兔子死掉……養護動物要像養孩子一樣用心。

    在不斷養殖過程中,曹波逐漸摸索出一套標準,覆蓋動物的吃喝拉撒,防蟲防疫,洗澡美容醫療等,并讓每個員工勞記心里。比如動物籠社清潔,曹波要求動物園每個員工都是撿屎官,發現動物糞便主動撿出來,包括他自己;為減少動物園的異味,團隊專門做了新風系統及下排風設計;動物園安裝過濾器,動物喝的都是純凈水,并保證合適飲水量;動物進食也有標準,每天售賣的飼料提前計算,賣完就不再提供,避免動物吃撐吃壞。

    在團隊的精心養育下,茱莉動物園大鳥館、萌寵館、小鳥館、兩爬館、海洋館、水陸館、沙漠館、哺乳動物樂園九大區域,不同種類的動物,都快速適應并快樂成長著,既有澳洲迷你袋鼠、藍舌石龍子,北歐安格魯雪貂、巴塔哥尼亞豚鼠,也有人們熟知的土撥鼠、小白兔。

    面對已成規模的公辦室外動物園和逐漸增多的室內動物園的雙重市場競爭,曹波清楚地知道,如果沉迷在行活里,找不到自己的核心優勢,前行的路注定坎坷。而只有做到顧客和動物的親近,才是室內動物園永遠不變的主題。

    為了讓動物親人,曹波和他的團隊可是下了苦功夫。曹波專門設了動物陪護員崗位,挑兩個對動物熱愛的員工,每天陪動物,目的就是拉近動物和人的距離。比如小鳥區的鳥兒,必須由員工手喂,嘩啦啦一群鳥飛到他身上吃,絕不許拿個飯盆丟地上讓鳥兒吃。開始鳥兒害怕,但世易時移,幾個月后客人來了,鳥兒就會主動和客戶互動了。

    (視頻)如今,每一位進入門店的客人,都會陷入自然溫馨的場景中:白玉蝸牛鉆進潮濕松軟的土地里,睡著午覺;倉鼠藏在土堆和短木搭就的小窩里,時不時探個小腦袋出來;動物們可以互相“串門”,小兔子會在腳下跑來跑去,時不時還有羊駝攔著去路,溫順的等著人們的撫摸。

    在虹橋天街的屋頂花園,經常可以看到羊駝自己溜達出去曬太陽,所有動物也屬它曬太陽最多;蜥蜴,則在飼養員肩膀上一邊趴一只,享受著日光浴……

    重回高中時代

    運營上的愈發成熟,讓幾個創始人有了更多時間去思考茱莉動物園的未來。

    就像謝蟬一直提倡的,保護動物最好的方法就是了解它,人只有從小了解動物,長大后才能知道,這個動物值得保護,需要和人類一起生活,自然環境才能平衡。

    因此,他們將視線聚焦到動物與公益的結合。今年初,茱莉動物園就聯手新虹街道及閔行區科委做科普巡展,他們帶著鳳頭潛鴨、綠翅鴨等好幾種珍稀鳥類來到校園,與兩三百位小朋友互動交流,講解如何與鳥類朋友相處、如何去愛護和保護這些珍惜動物。

    此外,茱莉動物園還專門組建了上海寵物愛好者的交流組織,已有三個500人的微信大群,日常大家在群里探討動物疾病處理、日常照料等問題。而主要負責解答的,就是店長李俊慧和其他員工。

    “我們希望通過這種組織,去逐步增加人們對動物的了解。”李俊慧說,做這個組織也有意外之喜,有些人無法照料動物了,會轉讓給茱莉動物園,他們曾接收過兔子、豚鼠等。

    茱莉動物園不僅成為當地政府和動物愛好者們的好伙伴,也與關注公益的虹橋天街頻頻攜手。

    9月14日,2019年上海“全國科普日”啟動儀式在虹橋天街舉行,龍湖上海虹橋天街變身為科普商場,一樓到五樓分別設置科普主會場、科普閱讀、科普互動體驗、科普電影、科普場館等區域。而茱莉動物園就協辦了其中的動物科普活動,備受消費者歡迎。

    作為與茱莉動物園一路相伴的平臺,上海虹橋天街今年也提出的全新Slogan——“城市新奇遇”,通過像茱莉動物園這類創新體驗型業態的引入、生活配套、知名IP活動等舉措,不斷給城市客群提供全新生活體驗。

    這樣的轉身,也令虹橋天街的客群與茱莉動物園的定位更加契合,二者的互動也不斷增加:虹橋天街每次重要推廣活動,都會主動拉上茱莉動物園,而動物園只要能貼上活動主題都會積極參加。今年3月,虹橋天街落地奧特曼展,商場人流旺盛,茱莉動物園參與免費送小禮品,并實現了明顯的客戶引流。3月份比沒活動的4月份,客流量多了60%。

    虹橋天街,是茱莉動物園全國版圖的第1子。有了這里的成功經驗,茱莉動物園更堅定了商場拓展及強互動體驗的模式。短短一年時間,茱莉動物園已走出上海,成功在重慶開店,年底前深圳店也將營業。

    同時收獲的,還有資本的青睞。茱莉動物園目前已經獲得a輪融資,在廣東南潯還建立了自己的養殖場。曹波的終極目標,是5年做到20家到30家門店,逐步打通上游,做門店為基礎的養殖業。這在室內動物園這個新行業里,都是靠前的成績。

    根據2018年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美國人均寵物數量是我國的10倍,戶均寵物數量為6倍,即使是日本,兩者也有較大的差距。與此同時,寵物也從看家護院變成了人們的孩子、親人,超過半數的寵物飼養者認為寵物是自己的孩子。

    這是曹波眼中,中國動物行業的巨大發展機會。他也堅信,動物行業能出現一波高速成長的過程,這個事兒還能繼續干15到20年。而做動物工作,讓他又回到15年前高中時代的狀態,驅動自己,去動腦,去研究。

    當然,代價是,他回北京變成兩個月一次,陪家人的時間少了。但好消息是,7歲的兒子喜歡動物,也支持自己做這項事業,“他來看過,是我們的資深消費者呢”曹波笑著說。

    審校:徐耀輝



    相關話題討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 6肖中特是什么意思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购彩平台 最新版双面盘平台 如何控制秒秒彩 股票推荐排行 天涯入眠股票推荐 宁夏11选五网站投注 单双各10码王中王中特 四维图新股票怎么样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下载